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收藏本書 | 返回書頁

345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叫我創界神

第686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345小說網無彈窗廣告在線閱讀全站小說,本站網址:www.ehjpbc.live注冊獲取免費書架。


    

    倫敦在哭泣,倫敦在燃燒,燃燒的倫敦是煉獄降臨了人間,宛如圣經之上所記錄的末日,給予異端的神罰,又是侵略者再次的屠殺,來自**殘余的瘋狂絕唱。

    倒下,死去,站起來,撲向身邊原本親密的人,在不敢置信和絕望的眼神之中張開已經異化的一嘴利牙咬破他們的喉管。

    舉槍,狂笑,興奮,然后屠殺,看著不斷用鮮血繪畫出來的絕美之作,最后大隊的士兵們臉上盡是享受。

    一幕幕,在倫敦上演,百萬人喪生,首都?不,是死都,需要凈化的死都!

    運輸機直升機的螺旋槳轉動聲整整齊齊,數百架齊飛的樣子極為壯觀,吸引了幸存的人、最后大隊的士兵們,他們來不及絕望,來不及享受的目光。

    灼眼的白光在天空閃耀,幻化出天使的模樣,仿佛神的使者,傳播著信仰,帶來拯救。

    看到這一幕的信徒們下意識的劃出了十字,忍不住為之祈禱,心中充滿了期望,期望神拯救屬于他的信徒。

    而這個時候,擴音器的喇叭里,傳來了大主教馬克斯韋爾近乎叫囂的聲音,“吾輩是死之天使在地上的代行人!而現在,正是審判之時,以神的名義...被告者不列顛人、被告者怪物,判決死刑!死刑!!”

    似是品嘗到巔峰權利的滋味,人性扭曲到一定程度之后的瘋狂,無視著信徒們臉上的錯愕,馬克斯韋爾在笑,笑他們的愚蠢,笑自己擁有絕對的武力。

    直升機正緩緩降落,從高處俯視死都的火焰與濃煙,沿途那一張張絕望的面孔,讓他笑容愈發滿足,“對此我很遺憾,親愛的罪人們,但是罪無可恕,所以像凋零的花一般死去吧,像蝴蝶一樣飛舞,然后如蜜蜂一般死去。”

    突兀,卻又貼合的笑聲在死都上空響徹,所有人都在看著他,看著他的表演,有痛恨,卻也有欣賞的。

    “很好,很好,那個男孩,我從未將他視作熟睡的獅子,不過這一刻,他有了這個資格...”

    不知何時,爬到飛艇之上,俯視死都,冒著隨時都有可能摔個粉身碎骨的風險,少校站在這里上面,眼鏡之后那雙理智且又瘋狂的眼睛,望向馬克斯韋爾所在的位置,充滿了欣賞。

    他喜歡‘同類’,痛恨‘同類’,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戰爭,原本這是他與hellsing、與阿卡多之間的戰爭,但是現在的馬克斯韋爾已經初步具備了入局的資格。

    帶領著梵蒂岡3000名騎士團精銳進入死都倫敦與己方和不列顛方開戰,氣魄十足啊!

    就在少校感慨之時,岡德博士急急忙忙的也爬上了飛艇的頂部,“少...少校,這里太危險了,請回到指揮處去...”

    少校聞言卻是淡淡一笑,答非所問,“博士,那個‘東西’準備好了嗎?”

    岡德博士一怔,旋即反應過來少校所說的是什么之后,緩緩點頭,“雖然很危險,但還是按照您的指示進行了手術,只不過目前的狀態還不是很穩定。”

    少校擺了擺手,“這樣就足夠了,他已經很完美了不是嗎?”

    聽到這話,岡德博士臉上露出了會意的笑容,“的確啊,他是個完美的素材。”

    少校緩緩轉身,從高空俯視,緩緩抬手,“注意!全體隊員裝備紫外線裝置,放棄當下的行動,然后集合!”

    收到少校指令的瞬間,所有士兵都戴上了面具,然后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只不過這其中,卻并不包括索林的隊伍,很明顯,這意味著少校已經放棄了她,又或者她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海爾辛莊園。

    莊園的不遠處一架墜毀的飛艇燃燒著,冒出滾滾的濃煙,數十具被燒焦的尸體于其中陳列著,但還有著不少存活著。

    只不過眼下,他們的處境并不妙,甚至于時時刻刻都在傷亡。

    人類斗不過吸血鬼么?當然是可以的。只要不是阿卡多和埃德溫那種級別的存在,只是這些由**殘黨所改造的吸血鬼,同樣也是可以死在子彈和炸彈之下。

    貝爾納多特很聰明,早在他剛加入hellsing不久,便在莊園外設下了不少陷阱,一般狀態之下不會觸發,除非遇到敵襲,而同樣在莊園內配備的武器裝備也都是用于守衛莊園,是以索林的到來,也讓他們和它們都有了用武之地。

    推進太緩慢,冒著子彈的炸彈以及頂樓之上塞拉斯所架設的火力,索林在付出了巨大的犧牲的情況之下,終于來到了距離莊園不到30米的范圍。

    眼見于此,索林臉上露出了森然的笑容,終于等到了這一刻,她的能力也可以派上用場了,或許這份能力用于戰斗似乎有些雞肋,但是對付莊園里的人類和那個塞拉斯,應該是足夠的了。

    伸手,一道細縫于她右手出現,并且如同眼皮一般緩緩張開,一顆綠色瞳孔的眼珠出現,無形的能量擴散。

    所有看到索林的人,在這一刻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因為那個索林在變大,變的無比巨大,就好像是巨人一樣。

    “這怎么可能...”

    “難道我們要跟這樣的怪物戰斗嗎...”

    嘴里叼著的煙不自覺的掉落,抽搐的面部,驚恐的表情,整整齊齊,就連停止攻擊也是整整齊齊。

    于是,這個機會終于被摸到莊園附近的吸血鬼士兵們抓住,潛入配備火力的莊園之中,展開了屠殺。

    從監控室內看著各個區域發生的吸血鬼士兵殺戮的畫面,貝爾納多特忍不住右手狠狠錘在了鋼鐵的操作臺之上,任由著這可以忍受的劇痛折磨,他恨不得將自己的嘴也咬出血,“該死,終究還是讓他們得手了...不行!不能坐以待斃,也不能讓他們再犧牲了!”

    話音落下,他抄起手邊的沖鋒槍,大步一腳踢開監控室朝著走廊跑去。

    這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同伴,縱然他將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這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

    同樣選擇這么做的,還有塞拉斯,縱使會因為自己的停火使得更多的吸血鬼士兵潛入進來,但她也無法在明知道與自己一同捍衛莊園的同伴犧牲,還能無動于衷的。

    大局?不存在的。善良嗎?的確是這樣。但同樣的也是愚蠢。

    但是沒有辦法,如果不這樣,她也就不是塞拉斯了,那個招人喜歡,卻又讓人哭笑不得,恨鐵不成鋼的塞拉斯。

    當貝爾納多特轉入莊園之內抵抗著索林的進攻之時,他們這邊的人已經不足十人。要知道,在初來乍到之時,他們可是有足足一百多號人,但是現在...

    “走吧,隊長,這里已經守不住了,又何必...”

    活下來的一名雇傭兵一臉恐懼,縱然是之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老兵,此刻心中的信念也不由的動搖,意志是合格的,但是對于這樣連死都算不上,但遠比死更可怕的方式,他不想要。

    霍然回頭,看著那張熟悉且微胖的臉,貝爾納多特冷冷道,“這是我們的工作!從一開始接下來這份委托,拿了這份錢,不到死亡的那一刻,誰都無法退出任務,是你忘了?還是我一直沒有提醒你?”

    尷尬寫在了那張微胖的臉上,苦笑卻也找不到說服的話語,因為的確如此。從一開始他們就有了心理準備。當雇傭兵如是,接任務如是,來到這里亦如是。

    嘆息,微胖臉上露出了淡淡無奈,卻是笑著說道,“真是沒辦法吧,死就死吧...”

    “抱歉啊,各位...”貝爾納多特嘴上說著道歉,臉上卻毫無歉意,他很認真,“地獄再會!”

    此刻,早就快要守不住的房門被轟開,拿著鐮刀的索林一臉獰笑的看著他們,“老鼠就應該死的干凈才好。”

    “雖然我知道自己不是長命百歲的命...”貝爾納多特緩緩點起一根煙,“但我也不希望死在你的手里!”

    下一刻,毫無征兆的舉起雙手的沖鋒槍,受祝福的子彈瘋狂掃射。

    噠噠噠噠...

    穿過吸血鬼士兵的身體,慘叫不絕于耳,但其中卻沒有索林。

    貝爾納多特的后方同樣響起慘叫,霍然回頭,看到的卻是那張帶著笑意飛揚而起的微胖腦袋,腦子里閃過昔日的一幕幕,那出生入死的畫面,但見他左手猛然一擺,指向后方,正要扣動扳機之時,血光迸現!

    一只還來不及扣動扳機的斷手齊根墜落!

    “拜拜了,老鼠...”

    大本鐘。

    時間已經距離埃德溫站在此處過了接近兩個小時,他目睹倫敦由繁花淪為廢墟,生機勃勃的城市淪為死都,無動于衷。

    縱然心潮數次起伏,終究是強行壓下,而后心如止水。

    是該恭喜他距離冷血無情的最高境界又進一步?但是正該如此啊,不是嗎?

    他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也不適合成為英雄,如果他是少校,雖然不至于做到如此地步,但也會十分極端。

    但極端不代表失去理智的盲目,在僅1000人甚至不到的情況之下襲擊倫敦,同時還要牽動全世界的力量,犧牲了這么多年,手里的牌越來越少,只是靠著這些,又如何能夠擊敗阿卡多那個怪物呢?

    這樣肆意的犧牲自己手下,是正確的嗎?

    埃德溫想了想,然后便不打算去詢問少校了,因為他似乎已經猜到了什么。

    五十年的布局,難道會如此簡單?如今以百萬血祭作為代價,這其中必然有著更深一層的用意。

    一切都是為了對付阿卡多!

    索性,這家伙越來越近了,很快就能印證他之前的猜想。

    就在埃德溫充滿期待的時候,來自hellsing莊園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機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變的強大起來。

    初時他一怔,旋即臉上露出了復雜的表情,雛鳥終于覓食,然而代價卻是慘痛的,冒著折翼之險,于不甘的啼鳴展翅。

    海爾辛莊園。

    手中握著一臉錯愕的索林那滴血的頭顱,塞拉斯那雙猩紅的眼睛閃動著哀傷之色。

    終究,還是救不了所有人,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如果在此之前,她就做好了這份覺悟的話,明明已經掌握了能夠挽救這一切的力量,可是為什么要猶豫?

    那本就該舍去,卻因為自己的偏執,自己欺騙自己,多么可笑啊。

    緩緩靠在墻上,塞拉斯閉上眼睛,所見那一幕幕,都是同伴們死亡的慘狀,亦如令自己畏懼的童年畫面,終究要面對啊,但明白過來已經太遲了。

    然而,自怨自艾又有什么用呢?呆在這里又有什么用呢?還有事情要做的,就在那里,就在倫敦。

    不久之前貝爾納多特隊長的話在腦海中浮現,讓塞拉斯緩緩睜開雙眼,“對,我還有事情要做,很多事情!”

    話音落下,她右腳一蹬,整個人化作一道赤紅流光穿梭于天際,朝著倫敦的方向而去。

    已經被13科清理完的倫敦某處街道,因特古拉被這些裁決異端的神父們團團圍住,讓其寸步難移。

    雖然之前她的確試著并且成功掌握到了一些主動,甚至說服了安德森將他送回莊園,但是隨著馬克斯韋爾的到來,主動權又被移交到了安德森他們的手上。

    表面鎮定,內心卻是無比焦急的因特古拉默默抽著煙,眼下是死局,近乎無解的死局。

    霧都陷落,最后大隊肆虐,甚至就連梵蒂岡的精銳騎士團都來了,眼下僅剩她一人,如何能夠破解眼下的局面?

    還有埃德溫,這個神秘的,沒有任何資料的天生吸血鬼,此時此刻又在哪里?是否眼睜睜的看著霧都的陷落?

    正于此刻,一道紅光從天而降,將圍在因特古拉身邊的神父悉數迫開,隨后護衛其身。

    眼見異變陡生,神父們紛紛掏出武器,卻被安德森所阻,他冷冷的看著那護衛于因特古拉身邊那紅光的真面目,緩緩道,“終于變成了可怕的存在了啊,塞拉斯·維多利亞。”

    “是啊,安德森神父,我不會再任你宰割了。”塞拉斯淡淡一笑,說罷也不顧安德森臉上的表情如何,微微側頭向因特古拉問道,“因特古拉小姐,沒什么事吧?”

    看到塞拉斯以如此姿態出現,因特古拉默然了片刻,深深吸了口氣煙,“你吸血了,塞拉斯...”

    塞拉斯神色一黯,“是...”

    因特古拉沒有去問太多,只是輕聲道,“謝謝...”

    塞拉斯一怔,旋即重重點頭。

    有些事情,不需要,觀察,然后默契,這就足夠了。

    就像,所有人都在期待著的,那個男人,被萬眾矚目而歸來,帶著死去的航母,從大西洋行駛入泰晤士河...

將本章節加入收藏將本書放入書架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